长夜无光:金就砺则利

我好害怕……

我被金主嫌弃了……

改画照片好难啊emmm

【艾埃】玳瑁星的预言

*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

*以前的规划其实是长篇来着

*后来卡了

*ooc全是我的

*谨慎食用

————

  玳瑁星有一段预言:
  每隔三百年
  便会有一对双生子
  背负着天使与恶魔的诅咒
  降于人间
  恶魔焚身之日
  即是天使沦丧之时

  1.
  艾比和埃米是一对双生子,是家族里很受宠爱的孩子。姐弟俩的感情一向很好。虽然艾比常常欺负埃米,但埃米总会包容自己的姐姐。
  ”谁让她是我老姐呢。”
  “嘻嘻~”
  玳瑁星是个和平的星球,因此姐弟俩的童年一直都很安逸。

  2.
  在某一天,凹凸大赛的机器人引导员来到了玳瑁星。
  “姐要去凹凸大赛找到宇宙最好的男朋友!”
  “……”
  艾比和埃米怀着各自的梦想,毅然离开了玳瑁星,随着引导员登上飞向凹凸星球的飞船。

  3.
  初上凹凸星球的姐弟俩,在接受元力技能分配的时候,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但因为并不知道具体是哪里不对,两人都没有多想。像所有其他的参赛者一样,用自己的技能在大赛里自保、求胜。
  凹凸大赛的残酷超出了姐弟俩的想象。伤痕累累地挣扎进前百名,目睹一百名之外的参赛者被大赛无情地淘汰,他们的心灵一次次受到冲击。

  4.
  进入大赛后期,参赛者之间的厮杀越发激烈。在面积有限的赛场里,艾比和埃米总能嗅到弥漫各处的血腥气味。
  “衰仔……这个赛场太可怕了,姐要回家……”
  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,老姐,别怕。我绝对不会背叛你。”

  5.
  参赛者只剩下寥寥几人。艾比和埃米多次靠着运气死里逃生,可是这一次,被几个聚在一起的幸存者围堵,元力耗尽还没来得及恢复的两人似乎是逃不出去了。
  “我们……会死吗?”
  “老姐,我们还可以再拼一把!”

  6.
  艾比没有打算脱离战场。仅剩的元力托着她升起到一定的高度,红色的眸子盯住下方一人,天使射手满弓而射。
  埃米依然是近战主力,瘦小的身躯在几人的包围中显得十分弱不禁风。但恶魔之手经历过许多战斗的磨砺,早已不像赛初那样脆弱。
  元力在燃烧。
  赛末阶段的每一个人都精疲力尽,而现在的战斗自然无法抽空进行补给恢复。
  无非是拼消耗。
  两个孩子,拼不过十来个杀红了眼的参赛者。

  7.
  艾比失去了元力的支持,像折了翼的天使,从半空中坠落,落进参赛者的包围圈。元力武器在她的手边逐渐消失,瞬间她便身处各色武器尖端的指向下。
  可是这不过是幌子。
  他们下一刻便齐齐转向,放着艾比不管,朝着身后不断干扰着他们的埃米一击而去。
  “!!!!!!”

  8.
        “说好的,不会背叛我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你为什么要死得比我早……”
  孤立无援。
  艾比拼尽力气把埃米揽在自己的怀里,他的身体已经开始触碰得不真实。
  再次陷入包围,艾比不再有任何侥幸。
  “恶魔之手。”
  “天使……”
  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。
  想起了赛初的不对劲。

  9.
  “是命吗?这种死亡。”
  埃米的元力已经散尽,可是元力武器恶魔之手却没有消失。
  蓝色的光点逐渐飘入天空,艾比虚弱地抬起手想要抓住它们。
  第一枚光点从指缝里飘出去的时候,一柄长枪的尖端刺入了她的身体。
  红瞳嵌在她抬起望着面前几人的脸上,眸深如血色,冰冷彻骨。
  仇恨的气息从她纤弱的身体里弥漫了出来。
  “……这两个人活不久了,走走走。”

  10.
  红色与蓝色的光点夹杂着飘在空中,勾勒出两对翅膀的形状。
  一对骨翼。
  一对羽翼。
  随后轰然炸裂。
  声势浩大堪比迷宫星的销毁。
  “不会……让你们这么好过的。”

  11.
  烟雾散去,地上并无爆炸过的痕迹。这片区域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  只是半空中突然多了好多光点。
  飘在天空的尽头,即将消失的,是红色与蓝色交杂着的那片。

今天份的摸鱼

p1成熟炸的忧郁艾比小姐

p2呆萌小柠檬

p3一只随手画的头外加练笔

p4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究极草稿纸用法

🙃

语句不通还逻辑混乱【捂脸】

好矫情啊我

梦百·维姆殿下大爱❤

摸鱼

是天爷

不刀不舒服

但是好像没有什么刀的感觉了……

刀不动该怎么办……

稿子进度混更+玩水印

我真有才【滚】

【繁星·九久】九久离开的夜里

*“梦天”是胡取的名字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

*一如既往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

*果然九久只能和工作人员还有粉丝组cp了😂

————

  “《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》?这几个女孩倒是很有雄心壮志呢~”
  九久把手机放回面前的梳妆台,身子微微后仰靠在软绵绵的椅背上,稍稍抬头眯眼看着天花板。
  “没记错的话,之前他们公司的Starry Sky应该解散了才对……怎么,竟然又组起来了吗?”
  “因为那个公司又招揽到新人啦。”
  一言不发地为九久编织着头发的发型师突然开口道。
  “新人?”九久眼神飘忽,又落在了还没锁屏的手机上——那上面是四个女孩唱歌时的照片,“Neoli我知道,新人是指……这个淡水,还有液氧?话说这个夏璃不是不当歌手了么,怎么还和她们一起唱歌……”
  最后一句话,他放轻了声音,没有让发型师听见。
  “是啊,就是她们两个。之前的《泡沫美人鱼》还有《中华墨水娘》,九久你也知道的吧,就是她们分别出的歌。”
  “有趣~”
  九久阖眸回忆之前观摩《泡沫美人鱼》MV时,在其中出演的夏璃。不禁感叹期遇内部关系好复杂啊,不像这个“梦天”,自己在这里干了两年,都没见过几个之前被捧起来的明星。
  “唉,期遇发展得这么如火如荼,我们梦天这种小公司可怎么混呐……要不是九久你,两年多前我们就得洗洗睡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听到发型师的唏嘘,九久刚想出口的话在唇边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。
  要不要跳槽呢……
  说实话他对期遇里的人际关系还是挺感兴趣的,不过发型师说的也没错,要是自己走了,梦天可不就得完蛋了。
  但是,其实梦天以前也捧过几个不错的明星的……可惜最后都嫌梦天已经无法给他们提供合适的舞台而纷纷跳槽……
  九久在发型师的一声“好了”中站起身,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自己被编成盘髻的黑发,突然想到自己现在不也正想着跳槽……虽然理由不一样,可结果还是一样的。
  要不然……偷一个以前被捧红的明星回梦天来弥补自己的位置?
  越想越觉得可行的九久带着一丝莫名的雀跃走上了舞台,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贯穿了整场演唱会。台下的粉丝们只觉得,今天的小翅膀,比平时更美更迷人了……
  最后一首歌的末字,余音拖得很长,帷幕随着声音的逐渐消失而换换拉上。九久在帷幕合上前的一瞬间,莞尔一笑,眉梢却低低地垂着。
  无论怎样,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站在梦天提供的舞台上唱歌了。
  “能让我抱你一下吗?”
  下场后的九久对后台的每一位工作人员这么说道,不管对方有什么样的反应——惊讶,喜悦,或是别的什么——都送上最后一个拥抱。
  ——顺手给他们留下了修改记忆的幻术。
  夜已深了,然而月光格外明亮。
  九久没有让任何人发觉,独自一人带上背包从梦天的后门溜了出来,慢慢地走在大街上。
  一切都已安排妥当,明天早上回到梦天的将是三年前出走的一位歌手。九久相信那个人的实力,他不会让梦天就这么消失在娱乐圈。
  “大范围地使用幻术真的好累啊~”
  这么自言自语着的九久一屁股坐上了冰凉的路牙,他抬头仰望黑色的天空,过臀的长发一点点缩短到肩部以上。
  “那些粉丝资源可不能随便浪费呢~至于怎么来的那么多……就说自己是个小网站的歌手好了?”
  眯起眼睛笑开。
  他轻轻踮着双脚,从背包里拿出了手机,随意滑动屏幕,找到了他想看的东西。
  “嗯……期遇……夏璃?Neoli?淡水?液氧?”
  “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群小丫头呢~”
  “好嘞,明天,向期遇出发咯~”

【繁星企划】九久应援曲

  应援歌曲:《梦啊,翅膀啊》
  (原曲《Prond of you/挥着翅膀的女孩》)
  —
  天的幻想
  半粒糖甜到忧伤
  转过眼 擦过肩
  追逐你的翅膀
  在夜中 闪烁光
  沉沦梦中的方向
  如果这不是天堂
  随你堕落也无妨
  是过错
  恋上你的脸庞
  还是我的造化
  有你成为希望
  虚妄的爱与光
  你曾说是幻象
  无所谓是天堂
  愿为你造梦乡
  —
  不问归期
  无所顾忌地流浪
  在人心 在远方
  留下你的指向
  无悔我 寻着它
  堕入梦魇不慌张
  如果无法回来路
  追寻你是终信仰
  是过错
  随你一起流浪
  还是我的造化
  你永远在前方
  一切都是幻啊
  泡影又怎么样
  为你许誓言啊
  愿随入黄泉乡
  —
  世界不听你万千的沉默
  不知道是不是你错
  请别慌张无措
  —
  长风长
  允我为你领航
  烟暮笼罩四方
  也不迷失方向
  如果不曾向往
  为何面露悲伤
  不必畏惧风浪
  伴你展翼飞翔
  —
  九天碧落上
  也听你歌唱

————

跟冷翼比起来,我好啰嗦啊

冷翼做歌的软件里没这个曲子,有兴趣的朋友自己找原曲唱唱看?

😂

开荒一下约瑟夫老爷子

昨天下午拼死拼活地

清了2G终于把第五这尊大佛请回来了

然后……

现在老子也是有约瑟夫的人了!

……不要在意纸的背后是什么反正就是张草稿纸😂

————

始于封银沙文茜

在帕洛斯达到高潮的

对黑色眼白的喜爱

果然这种样子好看诶嘿嘿